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 > 新聞透視 > 網群快報

春風吹別大山里的貧困

日期:2019-08-22編輯:朱華祥來源:農民日報閱讀次數:字體:[] [] []
全面建成小康社會,一個不能少,特別是不能忘了老區。——習近平
  位于大別山腹地的大灣村,隸屬安徽省金寨縣,平均海拔800米以上,一度是個貧窮閉塞的“落后村”,偶爾來輛汽車,都能被當成新鮮事圍觀半天。如果說集老區、庫區、高寒山區于一體的金寨,是全國脫貧攻堅的主戰場之一,那大灣村就是金寨縣難啃的“硬骨頭”。

  如今,大灣村變了。村民們住進了新房子、吃上了“旅游飯”、做起了采茶工,村里環境越來越美,日子越來越好。2018年,大灣村在全縣率先實現脫貧“出列村”,還成為全省首個“5G村”。

  大灣村因何而變?說起原因,村里人不約而同回憶起三年前那場座談會。2016年4月24日,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安徽脫貧攻堅的首站就選在大灣村,與當地干部群眾拉家常、話脫貧,還在村民陳澤申家的小院里開了一場座談會。總書記深情叮囑,全面建成小康社會,一個不能少,特別是不能忘了老區。

  就像一陣春風吹進了大別山,吹暖了大灣村。三年來,他們積極探索,不懈奮斗,走出了一條“山上種茶,家中迎客,紅綠結合”的綠色脫貧新路,一躍成為全縣脫貧攻堅的示范樣本。

  生活變好了:“老大難”不再難
  從金寨縣城出發,下了高速,一條嶄新的柏油路直通大灣村,約半小時就到了村口。三年前,習近平總書記就是沿著村口的土路步行一公里,走進了貧困戶陳澤申的家。

  陳澤申今年70歲了,小時候餓肚子的回憶還那么鮮明:“為了吃飽飯,大家就把山上的樹都砍光,種玉米,但收成還是太低。”2011年,全國脫貧攻堅戰役打響,大灣村的面貌也有了改觀,但中年喪子、兒媳改嫁、老伴因病去世,和正讀書的孫子相依為命的陳澤申依然是村里的“老大難”。2016年,祖孫二人還住在上世紀50年代修建的兩間危舊房里。

  習近平總書記走進陳澤申家低矮破舊的土坯房,牽起老人的手關切詢問。當時的場景,陳澤申記憶猶新:“怎么致貧的,政府有哪些扶貧政策,去年收入多少……總書記問了很多,問得細致。他說,我這次專門來看望大家,就是要了解農村脫貧特別是革命老區扶貧的真實情況。”隨后,總書記又一連走進4戶農家,聽取村民對光伏發電扶貧項目、種植茶葉以及移民搬遷等的想法,了解省市縣開展扶貧工作的具體做法和成效。

  “總書記問我來年有啥期望,我說2016年希望收入能翻一番。”陳澤申自豪地說,這個當時看上去遙不可及的愿望,早已“超額”完成——2016年,僅依靠黑山羊養殖一項,他家就成了“萬元戶”;2017年,他獲得村保潔員的公益崗位,再加上種植特色藥材,年收入3.3萬元,主動申請摘掉了“窮帽”;2018年,又開始在村辦茶廠上班,還搬進了扶貧安置點的新房,年收入達到4萬元。今年,在合肥讀大學的孫子就要畢業了,陳澤申的日子越過越帶勁。

  而對汪能保來說,最高興的是看病不犯“難”了。汪能保老兩口都患有慢性病,光醫藥費就壓得中年喪子的他們喘不過氣。三年前,總書記來到他家,拿起柜子上的藥,關切詢問老人的身體和藥費開支,讓他們備感溫暖。

  “現在醫藥費至少能報銷80%,而且村里就有衛生所,取藥很方便。”老兩口臉上的笑容多了。汪能保還考上了旅游講解員證,打起了增收的算盤。金寨縣委常委、宣傳部長汪洪濤告訴記者,在全省“351”“180”健康脫貧政策的基礎上,金寨還實施了貧困人口“免費簽約服務”和“先診療后付費”,徹底斬斷因疾病導致貧困的根源。

  易地扶貧搬遷、健康扶貧、產業扶貧……各項政策的“組合拳”,打散了幾十年來縈繞大灣村的貧窮陰霾。三年來,大灣村規劃建設了4個扶貧搬遷安置點,村民100%用上自來水、住進放心房,組組通電、通路,全村共有135戶368人脫貧,貧困發生率下降至1.3%。

  “想讓總書記再來看看村里的變化。”這是村里人共同的愿望。


  環境變美了:外來媳婦的幸福生活
  漫山疊翠與徽派民居相映成趣,金黃、緋紅的鮮花裝點著白墻灰瓦,這就是村里“顏值”最高的大灣民宿。

  民宿管理員劉輝洪是貴州畢節人,2007年和老公在外打工時相識結婚。“哪想到剛走出大山,又嫁進窮山溝。”剛結婚那年,沒進家她心里就“涼了半截”。民宿所在地當時一片荒蕪,村民在此放牛養豬,臭氣熏天。

  當時的大灣村,還沒發掘出“紅色”“綠色”兩樣寶藏:“一寸山河一寸血,一抔熱土一抔魂”,金寨積淀著紅色基因,大灣村有些老民居就是紅色遺址;大灣村緊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馬鬃嶺景區,青翠的大別山正是發展鄉村旅游得天獨厚的優勢。

  思路一變,綠水青山就成了金山銀山。

  2018年,大灣村辦起民宿,劉輝洪也得以在家門口有一份穩定收入。“每月工資2000元,旺季還會根據營業額補發提成。”熱情爽利的她給民宿帶來不少回頭客:“去年有兩夫妻從南京過來玩,今年還要帶孩子再來住半個月。看到他們如此喜愛我的家鄉,我打心底里高興。”

  旅游帶火了大灣村,村里現有旅游棧道、休閑漂流、游客接待中心等多個項目在同時建設。劉輝洪的丈夫一直在外打工,今年也回村里找到了工作。“在外打工不如在家踏實。”她告訴記者,新的民宿群正在建設中,屆時將有26棟樓101間客房對外開放。“到那時,村里就熱鬧了,能有更多人回到家鄉來。”

  都是貴州媳婦,王新云剛嫁到大灣村時家境更窘迫,是建檔立卡貧困戶。2017年,她在村干部的幫助下辦起了“新云農家院”。“第一年沒賺什么錢。”但王新云沒有氣餒,而是積極參加各種培訓,學旅游學管理,回頭客越來越多。2018年,她凈賺3萬元,還獲得了“徽姑娘農家樂”創業項目扶持。

  “竹筍、辣椒、玉米、花生……旅游做起來,山里的土貨都值錢了。”王新云感嘆。最近她買了紅燈籠、遮陽棚,信心滿滿地籌劃著:“將來在路兩邊掛上紅燈籠,能吸引客流。屋里坐不開的時候,就支上遮陽棚,在外面擺幾桌。”

  找對了路,大灣村徹底變了樣,山上山下處處是風景。臭氣熏天的牛欄、豬圈,改建成了干凈敞亮的旅游公廁。潺潺溪水環繞著新修的涼亭。“這兒的夜景可比城市漂亮!”村民們自豪地說。目前,全村辦起了22戶農家樂,其中一半由返鄉創業者創辦。5G信號開通后,游客還可以通過“5G+VR”技術遠程欣賞大灣美景,體驗一把“云鄉愁”。


  產業變旺了:特色高效成脫貧“靈藥”
  大別山有鬼斧神工的壯美,還是一座“寶山”——這里是中國十大名茶“六安瓜片”的主產區之一。但長期以來,大灣村卻守著“寶山”挨窮,村里人大多種些大路莊稼,茶葉等特色產業不成規模。

  “高山出好茶,這里產的高山茶芽葉肥壯,香氣馥郁,經久耐泡。”汪達海是大灣村最早一批開始種茶賣茶的人,但因為當時全村只有一些零星種植,不僅沒人收購,即使擔到外地的集市賣也被壓價得厲害。“吃上餐愁下餐餐餐不斷,借新債還舊債債債相連。”他自己寫的一副對聯道盡了曾經的困窘。

  近年來,金寨加大力度發展特色產業,培育茶葉品牌,大灣村的茶產業迎來了發展契機。汪達海不失時機辦起茶葉加工廠,帶動村民種茶、采茶。在他的帶動下,身體殘疾的貧困戶汪能西僅靠采茶一項,去年就賺了1萬多元。

  “今年是大灣村有史以來最長、效益最好的一個采茶季,四五戶茶農的收益都超過1萬元。”大灣村黨總支書記何家枝告訴記者,優質高山茶的銷路越來越寬。在60畝“扶貧定制茶園”里,生產過程可以通過手機實時觀看,收獲后4斤茶售價1000元。

  目前,大灣村已建成1500畝高標準密植茶園和占地6000平方米的茶廠。栽下梧桐樹,引得鳳凰來,規模化、標準化的發展獲得了茶企青睞。從去年開始,安徽蝠牌生態茶業股份有限公司租下了村辦茶廠,不僅增加了村集體經濟收入,還帶動全村400余戶茶農增收。不少貧困戶在這里學會一技之長、成為專業炒茶師。

  行駛在通向大灣村的盤山路上,經常看到一排排整齊排列的光伏發電板,走近觀望,才發現下方別有洞天——光伏板支撐架外套上塑料膜,搖身一變成了靈芝種植大棚。《神農本草經》中有記載,“赤芝生霍山”,“霍山”即屬于現在的大別山區。由于海拔高度適宜,晝夜溫差大,金寨自古就盛產靈芝,位于山區的大灣村種出的靈芝,有效物質含量更高。

  2016年以來,隨著光伏扶貧項目的實施,在金寨縣力源食用菌專業合作社指導下,大灣村發展了12畝“農光互補”靈芝種植基地。合作社理事長李文海說,“農光互補”無疑是多贏之舉:山區每年會產生很多廢棄樹枝,這是菌棒的最佳原料,實現了變廢為寶;靈芝管護用工量大,僅去年一年,12畝靈芝種植基地就支付人工費8萬元,大大帶動了農民就業;靈芝喜陰,光伏板下種靈芝,一片土地,兩種收益,扶貧電站每年發電量28萬度,收益超28萬元,帶動106戶貧困戶戶均增收3000元。

  靈芝變成了大灣村的脫貧“靈藥”。眼下,李文海正忙著新基地的建設,他要在大灣村再擴建25畝“農光互補”基地,“產業規模擴大后,我們會采取農戶種植、合作社提供技術指導、企業收購加工的模式,讓更多貧困戶掌握一技之長,靠種靈芝致富。”李文海說。


  人心變齊了:“暖心”支書讓“懶漢”不懶
  “大灣村一天不脫貧,我一天不撤崗!”曾在習近平總書記面前立下“軍令狀”的第一書記余靜,天天都是大忙人。記者在大灣村的幾天,一直想找她聊聊村里的發展,卻總是“逮”不到人。

  “余書記剛來時還是個白凈的城里姑娘,現在都曬得黑黝黝啦。”劉輝洪笑著說。2015年,在金寨縣中醫院工作的余靜主動請纓,拋下才半歲的女兒,到村里任第一書記。剛到任十多天,就趕上了山洪暴發,情況緊急,她不顧安危和村干部們沖進水里,終于及時將全村群眾轉移到安全地帶,也贏得了村里人的信任。

  大灣村地勢陡峭,村民居住分散,為了摸清情況,余靜挨家挨戶走訪了37個村民組,為每個貧困戶籌劃脫貧的法子,爭取更多的幫扶措施。2017年,兩年任期到了,但眼看村里的脫貧工作正是需要持續推進的關鍵時期。她不加思索,主動要求續任兩年。

  “書記辦事暖人心,我們打心里信她。”陳志海原本在外打工,2017年回到村里,想用幾年來的積蓄蓋座新房。誰承想查出了白血病,不僅失去勞動能力,積蓄也很快被醫藥費耗盡。余靜聽說后,主動幫他申請了健康扶貧政策資金,還幫忙聯系就醫。現在,身體逐漸好轉的陳志海跑起了出租,妻子也考了公交駕駛證,“我們今年脫了貧,也準備蓋新房了。”

  在大灣村的“老村干部”何家枝看來,扶貧更要扶志,激發村民想脫貧、愿脫貧、能脫貧的內生動力,擰成一股繩才能打贏這場仗。

  楊學倫曾是村里人口中的“懶漢”,總想靠政府救濟過日子,30多歲還沒成家。記者來到他家時,他正忙著拌水泥,準備搞農家樂。談到“懶漢”的稱號,他有點害羞:“過去思想是有問題,總覺得日子沒奔頭。”

  為激發楊學倫脫貧的干勁,3個月內,余靜、何家枝等村干部40多次上門家訪,還聯系能人大戶指導他種藥材、搞養殖,幫忙申請貸款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楊學倫變了,每天早早起來,忙里忙外,不僅蓋了新房,還娶上了媳婦。現在看別人農家樂辦得紅火,他也“心癢”地要試一試。

  近年來,作為金寨縣“四聯四幫”工程的首個試點,大灣村61名有幫扶能力的黨員和能人大戶與73戶貧困戶結對,幫扶產業發展,幫帶勞力務工,幫解生活難題,幫提內生動力。干部和群眾擰成一股繩,大灣村的發展一年一個新臺階。

  習近平總書記在大灣村考察時強調,大灣村的發展要搞成風景,不能搞成盆景。的確,大灣村不僅是金寨縣脫貧攻堅的“樣板村”,為全縣乃至全省的脫貧攻堅提供經驗。在大別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脫貧決勝的戰場上,更已成為摘窮帽、奔小康的“先行軍”。(李煒 楊丹丹 李竟涵 祖祎祎)

分享到:
网球优等生